易彩堂

  • <tr id='Vv9K9'><strong id='7GXpx'></strong><small id='vK6EK'></small><button id='AxUNX'></button><li id='JZbBX'><noscript id='nOZ70'><big id='YTQzW'></big><dt id='kKRHA'></dt></noscript></li></tr><ol id='pON5W'><option id='PE6zZ'><table id='yttB8'><blockquote id='XNwPE'><tbody id='zUoWL'></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zzo2A'></u><kbd id='BLkNG'><kbd id='137rH'></kbd></kbd>

    <code id='4tPBz'><strong id='rKROT'></strong></code>

    <fieldset id='tm7dQ'></fieldset>
          <span id='BZkIK'></span>

              <ins id='McqTT'></ins>
              <acronym id='eH3ub'><em id='Xec3h'></em><td id='ohur1'><div id='HSAAA'></div></td></acronym><address id='jrW65'><big id='ZA7yM'><big id='V6h2P'></big><legend id='syb9E'></legend></big></address>

              <i id='vENrC'><div id='t5LSu'><ins id='SE3qy'></ins></div></i>
              <i id='1FUUX'></i>
            1. <dl id='gLNVH'></dl>
              1. <blockquote id='roMSp'><q id='Em0Vz'><noscript id='TFDL9'></noscript><dt id='XwivM'></dt></q></blockquote><noframes id='1XcHK'><i id='TE3sP'></i>
                今天是:
                您當前的位置 : 首頁 >>正文

                價格改革的成就與經驗

                來源:易彩堂 時間:2018-11-29

                  1978年底,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拉開了中國經濟體製改革的序幕。4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在黨中央、國務院堅強領導下,價格改革不斷向縱深推進,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積累了大量寶貴的改革經驗。站在新起點,價格改革將以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為指引,進一步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製,為建設現代化經濟體係、推動實現高質量發展作出新的貢獻。

                 

                  一、價格改革的主要曆程

                 

                  總的來看,中國價格改革經曆了改革計劃價格管理體製,建立、完善主要由市場形成價格的機製,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製等階段。

                 

                  (一)19781991年:改革計劃價格管理體製

                 

                  197812月,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做出提高部分農副產品收購價格的決定,標誌著我國的價格改革正式起步。伴隨經濟體製改革的推進,價格改革首先從農業農村開始,涉及的範圍從農副產品逐步擴展至消費品、原材料和農業生產資料等,在保持物價基本穩定的前提下,有步驟有秩序地改革價格體係和價格管理辦法。198410月,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關於經濟體製改革的決定》指出“價格體係的改革是整個經濟體製改革成敗的關鍵”,要求“改革過分集中的價格管理體製,逐步縮小國家統一定價的範圍,適當擴大有一定幅度的浮動價格和自由價格的範圍”。至此,價格改革開始從前期的完善計劃價格體製向打破高度集中的計劃價格體製邁進,先後放開了大部分農產品價格和多種工業消費品價格;對工業生產資料價格實行雙軌製。為配合擴大對外開放的需要,改革進出口商品作價機製,使進出口商品價格與國際市場掛鉤。同時,針對“物價闖關”背景下的價格異常波動,國家還探索建立了一係列價格調控製度,比如城鎮職工物價補貼製度、糧食等重要商品儲備製度、價格調節基金製度等,都是在這一時期逐步建立起來的。

                 

                  (二)19922000年:建立主要由市場形成價格的機製

                 

                  1992年春天,鄧小平同誌在南方視察時發表重要談話,明確提出社會主義也可以搞市場經濟,為深化經濟體製改革指明了方向。當年10月,黨的十四大提出“建立起以市場形成價格為主的價格機製”。199311月,黨的十四屆三中全會《關於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若幹問題的決定》進一步提出“建立主要由市場形成價格的機製”。這一時期,價格改革進入快車道,政府定價範圍大幅縮減,到1994年工業生產資料價格“雙軌製”基本取消;糧食、能源、交通運輸、公共服務等領域價格進一步理順;《價格法》於1997年底頒布並於次年5月實施,使價格工作進一步走上法治化軌道;價格調控體係加快構建,重要商品價格監測體係基本建立,價格調節基金製度得到鞏固和發展,重要商品儲備製度逐步完善,還在全國推廣了“米袋子”省長負責製和“菜籃子”市長負責製,為這一時期應對價格異常波動作出了積極貢獻。到200010月,黨的十五屆五中全會作出了“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初步建立,市場機製在配置資源中日益明顯地發揮基礎性作用”的重大判斷。至此,主要由市場形成價格的機製也初步建立起來。

                 

                  (三)20012012年:完善主要由市場形成價格的機製

                 

                  200211月,黨的十六大提出“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是本世紀頭二十年經濟建設和改革的主要任務之一”。 200510月,黨的十六屆五中全會《關於製定“十一五”規劃的建議》,提出“建立反映市場供求狀況和資源稀缺程度的價格形成機製,更大程度地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基礎性作用”。由此,完善主要由市場形成價格的機製成為這一時期價格改革的基本任務。主要舉措有:改革重點領域價格形成機製,全麵放開糧食收購市場,實施成品油價格和稅費改革,試點建立天然氣價格與可替代能源價格掛鉤調整的機製,實行差別電價、脫硫加價和可再生能源電價附加政策,推進水資源、交通運輸、電信和環保等領域價格形成機製改革;提升政府定價科學性和透明度,改進政府定價辦法,逐步引入價格聽證、專家評審、成本監審等製度;創新強化民生價格調控監管,實行糧食最低收購價政策,清理涉農收費,規範教育收費,加強藥品價格監管,實現城鄉用電同網同價;建立社會救助和保障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的聯動機製,更好保障困難群體基本生活。

                 

                  (四)20132018: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製

                 

                  201211月黨的十八大勝利召開,標誌著我國的改革開放事業進入一個嶄新的階段。201311月,黨的十八屆三中全會《關於全麵深化改革若幹重大問題的決定》提出“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製。凡是能由市場形成價格的都交給市場”、“政府定價範圍主要限定在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網絡型自然壟斷環節”。201510月,黨中央、國務院印發《關於推進價格機製改革的若幹意見》,明確了新時期價格改革的路線圖、時間表。遵照中央決策部署,價格改革進入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機製的時期,主要從“放、管、服”三方麵發力,取得了突破性進展。

                 

                  一是“放”,最大限度放開競爭性領域和環節價格。2015年,中央定價項目在2001年基礎上壓縮80%左右,地方定價項目壓縮超過50%。2018年,地方定價項目再次縮減超過30%。商品領域:放開了種子、桑蠶繭、煙葉、食鹽、電煤、民爆器材、軍品、航空煤油、頁岩氣、煤層氣、煤製氣、液化氣(LNG)、直供用戶用氣以及進入交易市場公開交易的天然氣等價格;放開了發售電30%左右競爭性環節電量電價;放開了2000多種藥品價格。服務領域:放開了非公立醫療機構醫療服務、公立醫療機構非基本醫療服務、競爭性領域鐵路貨運、高鐵動車組及普通旅客列車軟座軟臥車票、民航國內航線貨運及競爭性航線旅客運輸等價格以及部分港口收費,放開了全部建設項目、房地產和土地評估、會計師、稅務師、部分律師等專業服務價格。通過大幅縮減政府定價範圍,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資源配置的效益和效率明顯提升。

                 

                  二是“管”,通過建機製、定規則,實現管細管好管到位。在少數確需政府定價的領域,建立健全反映市場供求狀況和資源稀缺程度的價格形成機製,完善政府價格管理製度體係。建機製:創新和完善促進綠色發展的價格機製,促進汙水垃圾處理、節約用水、節電環保,推動將生態環境成本納入經濟運行成本,服務生態文明建設;完善農產品價格形成機製,順應國內外市場形勢變化,適時下調糧食最低收購價,開展棉花目標價格改革;健全電力價格形成機製,實現輸配電價改革全覆蓋,完善煤電價格聯動機製,實施可再生能源標杆上網電價退坡機製;全麵建立天然氣價格與可替代能源價格掛鉤調整的機製,區分居民與非居民、存量與增量,逐步深化天然氣價格改革,全麵理順天然氣價格;健全成品油價格市場化調整機製,取消調價幅度限製,縮短調價周期,設置40美元價格調控下限;建立與公路貨運保持合理比價關係的國鐵貨物統一運價機製,逐步理順運價;全麵推開公立醫院醫療服務價格改革,全部取消公立醫院藥品加成,結束60多年“以藥補醫”的曆史;指導各地合理界定門票定價成本構成,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定規則:按照“準確核定成本、科學確定利潤、嚴格進行監管”的思路,建立健全以“準許成本+合理收益”為核心的約束與激勵相結合的壟斷行業定價製度;修訂政府製定價格行為規則、成本監審辦法、聽證辦法,修訂國家發展改革委成本監審目錄,出台輸配電、天然氣管道運輸、鐵路普通客運等領域的定價或成本監審辦法,標誌著政府定價科學化、規範化、機製化水平提升到一個新的高度;在城市供水、天然氣管道運輸等領域推行成本信息公開,進一步提升政府價格管理透明度。

                 

                  三是“服”,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清費減負降成本。下大力氣降低企業用能成本和收費負擔,累計為企業減負超過6500億元。通過輸配電價改革、擴大電力直接交易、取消和降低基金附加等,降低全國工商業電價,下調國內非居民用氣價格,降低企業用能成本。清理規範商業銀行基礎服務、銀行卡刷卡、人民銀行征信服務、鐵路貨運等金融、物流領域收費。大幅縮減行政事業性、經營服務性收費項目,取消或停征100多項收費,將所有政府定價的經營服務性收費項目納入統一清單,實現全國“一張網”;中央目錄清單一級收費項目數量由13項壓縮至5項,壓縮62%;地方層麵平均每省由25項壓縮至13項,壓縮48%。

                 

                  二、價格改革的巨大成就

                 

                  改革開放40年來特別是黨的十八大以來,價格改革取得了舉世矚目的巨大成就,為建立健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促進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作出了突出貢獻。總的來看,價格改革的曆史貢獻可以概括為“一個關鍵,四個促進”:

                 

                  一個“關鍵”,就是在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型中發揮了關鍵作用。黨的十二屆三中全會指出“價格體係的改革是整個經濟體製改革成敗的關鍵”,黨的十四大則提出“價格改革是市場發育和經濟體製改革的關鍵”。我國的經濟體製改革經曆了從農村到城市,從農村集體經濟組織到國有企業的曆程。在整個改革中,價格改革發揮了排頭兵和先行者的作用,從調整、放開農副產品價格,逐步擴展至放開消費品、原材料、工農業生產資料等商品和服務價格。在這一轉換價格形成機製的曆史進程中,企業獲得了自主定價權,進而成為真正的自主經營、自負盈虧、自我發展、自我約束的商品生產經營主體;市場競爭逐步形成,以價格競爭為代表的各類競爭行為充分激發了市場活力,加快了市場發育進程;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發揮決定性作用,通過價格信號和競爭機製引導資源配置,使經濟活動遵循價值規律的要求,適應供求關係的變化,提高了資源配置效率。價格改革的上述成果,對於計劃經濟向市場經濟的轉型,發揮了關鍵作用。

                 

                  “四個促進”,就是價格改革對促進資源優化配置、促進宏觀經濟健康平穩運行、促進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升、促進經濟領域對外開放等發揮了重要作用。

                 

                  一是促進了資源優化配置。要實現資源配置效益最大化、效率最優化,必須使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更好發揮政府作用。經過40年的價格改革,已逐步建立起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製,價格信號在引導資源配置中的積極作用得到了更為有效的發揮。1978年,我國全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中政府直接定價的比重高達97%,自由市場價格比重僅為3%左右。到2017年底,97 %的商品和服務價格實現市場調節,絕大多數商品和服務價格都在市場競爭中形成;政府管理價格的比重僅為3%,基本限定在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和網絡型自然壟斷環節。對於仍保留政府定價的領域,如成品油、天然氣、電力、鐵路貨運等,也探索建立了不同程度參考市場因素的價格形成機製,逐步理順價格關係,對於促進相關領域資源優化配置發揮了積極作用。伴隨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機製的建立,實現了市場供求決定價格,價格反過來協調公眾、企業的需求與供給,調節各種資源在不同行業、不同產品中的流出流入,促使社會生產不斷適應社會需求,最終使有限資源盡可能地合理優化配置,發揮最大效用。

                 

                  二是促進了宏觀經濟健康平穩運行。在價格市場化程度不斷提升的同時,建立完善重點商品儲備製度、進出口調節機製、糧食最低收購價製度、棉花目標價格製度,統籌運用各類價格調控手段,精準施策,有效應對價格異常波動,保持價格總水平基本穩定,為宏觀經濟平穩運行作出了重要貢獻,為其他領域的改革創造了良好的外部環境。進一步加強壟斷行業價格監管,通過嚴格成本監審、健全定價機製、規範定價程序、推進信息公開、強化定價執行,構建了壟斷行業價格監管的製度框架,使壟斷行業價格和收費保持在相對合理的區間,為宏觀經濟健康可持續發展提供了有力保障。靈活運用價格杠杆服務供給側結構性改革,推動降低企業用能成本和收費負擔,取得了實實在在的成效。

                 

                  三是促進了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斷提升。著眼於提升公共服務供給質量和效率,滿足人民日益增長的美好生活需要,大力推進重要公用事業、公益性服務價格改革,讓經營者自主決定商品和服務價格,不斷釋放市場活力、促進市場競爭,調動經營者擴大供給、提升服務質量的積極性,也大大增加了消費者的自主選擇權。醫療、教育、養老等領域非基本服務價格放開後,不同市場主體進入並形成充分競爭,供給質量和效率明顯提升,較好地滿足了日益多元化的服務需求。加快完善資源環境價格機製,將生態環境成本納入經濟運行成本,撬動更多社會資本進入生態環境保護領域,促進資源節約、生態環境保護和汙染防治,不斷滿足人民群眾日益增長的優美生態環境需要。

                 

                  四是促進了經濟領域對外開放。建立和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製,以及價格管理逐步實現法治化、規範化,提高了政府價格政策的透明度,使我國的價格體製和價格管理方式更加符合市場經濟的要求,國內和國際兩個市場、兩種價格逐步對接,為我國吸引外資、引進國外先進技術和管理經驗創造了較好的體製、政策環境。在近年來的能源價格改革中,成品油、天然氣等均建立了與國際市場相關價格掛鉤的價格形成機製,國際市場價格向國內市場傳導的渠道更加通暢,對我國經濟與國際市場進一步融合發揮了積極作用。

                 

                  三、價格改革的寶貴經驗

                 

                  價格改革是經濟體製改革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直走在改革的前列。在深入貫徹落實中央決策部署,穩步推進價格改革的實踐中,積累了許多寶貴的經驗。

                 

                  (一)堅持在黨的領導下推進改革。回顧40年價格改革曆程,我們深切地感受到,黨的領導是價格改革取得成功的根本保證。作為一個實行了數十年計劃經濟的大國,如何平穩向市場經濟轉型,讓市場決定價格,這是一個在國際上、曆史上都沒有先例的重大挑戰。從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部署提高農產品價格,十二屆三中全會提出改革過分集中的價格管理體製,到十四屆三中全會明確建立主要由市場形成價格的機製,再到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完善主要由市場決定價格的機製,黨中央為各個時期價格改革指明了方向、提供了基本遵循。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價格改革蹄疾步穩、闊步前行,在放開農產品價格、應對價格異常波動、取消工業生產資料價格雙軌製、理順能源價格等“高山”、“險灘”麵前,舉重若輕、從容應對,取得一個又一個勝利。

                 

                  (二)遵循市場經濟規律。我國的經濟體製改革是市場化取向的改革,目的是建立和完善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製。基於這一前提,推進價格改革必然要充分遵循市場經濟規律,凡是能由市場形成價格的都交給市場,充分發揮市場決定價格作用;少數確需政府定價的領域,其價格形成機製也要適應價值規律的要求。推進價格改革必須充分考慮市場發育程度,既不宜滯後,又不宜超前,把深化改革與培育市場結合起來,用改革推動市場競爭,通過市場競爭倒逼改革。推進價格改革還必須關注市場失靈領域,遵循市場經濟規律設計政策措施,用市場化手段予以糾正。

                 

                  (三)深刻把握中國國情。我國是一個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大國,是世界最大的發展中國家。尤其是改革開放初期,在這樣一個人口多、底子薄的大國推進改革,必須處理好改革、發展、穩定三者的關係。價格改革涉及社會再生產的各個環節、生產關係的各個方麵,關係到千家萬戶的切身利益,往往“牽一發而動全身”,必須統籌兼顧、謀定而動、穩步推進。回顧40年價格改革曆程,從打破計劃價格體製開始,由以“調”為主到以“放”為主,區分存量與增量,先“雙軌”後“並軌”,循序漸進,啃下一個又一個硬骨頭,在推改革、促發展的同時,較好地保持了經濟社會穩定,充分體現了穩中求進的要求。

                 

                  (四)堅持以人民為中心。價格改革涉及群眾切身利益,必須堅持以人民為中心的發展思想,把保障和改善民生放在首位。要兼顧當前利益和長遠利益,把謀求人民福祉作為最終目標,使人民成為價格改革的最大受益者。要堅持底線思維,製定好落實好與改革配套的民生保障措施,這是價格改革得以成功的一項重要經驗。從1979年提高主要農產品收購價格和副食品銷售價格開始,就建立了價格調整與職工補貼相結合的機製。近年來,又建立健全了社會救助和保障標準與物價上漲掛鉤的聯動機製,並在出台直接關係民生的重大改革方案時,配套製定相應措施,保障困難群眾基本生活不受影響。